返回

第八章先生与学生第一次交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第八章先生与学生第一次交锋 (第1/3页)

    第八章先生与学生第一次交锋

    “人刚刚出生的时候,差别不大,只要吃饱穿暖就足够了,区别是到了产生灵智以后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呢,人与人的差别就会一一展现,有的人有先生带领,就像老牛教牛犊耕田拉车一般,有的教,进步就快些,没得教,进步就慢一些,甚至一生都活的懵懂……

    在不考虑妖孽的状况下,读过书的与不读书的人就会产生很大的差别……

    由此,上下之分出来了……远古时期,人们刀耕火种,求生艰难,只有互通有无,抱团才能生活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有的人获得的食物多,有的人获得的食物少,于是,就有了私心杂念……”

    人之初,性本善,性相近,习相远。

    这十二个字,徐元寿居然整整说了半个时辰,在确定云昭已经听懂这十二个字的含义之后,就放下书本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我进门的时候,你与族中兄弟斗殴了?”

    云昭点点头道:“我不想母亲把云杨,云树他们兄弟两撵出去,管家说,庄子外面有刀客,有盗贼……”

    徐元寿捋着胡须笑道:“很好,有这点善心,比你的狗屁妖孽聪慧更重要。

    小子你给我记住了,乱世就要来了,我要趁着还有一点时间,给你讲更多的道理。

    否则,一旦乱世真正的到来,我担心会有不忍言之事发生!”

    “先生,什么是不忍言之事?”

    徐元寿叹口气坐了下来,低声道:“人人化作野兽啊,为了生存什么都不顾,什么都不理睬,也什么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当兽性泯灭人性的时候,世界只有走向毁灭,这一幕,就连上苍都不愿意多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野兽不错啊,我跟野猪一家子就相处的很好,小野猪还邀请我吸吮他母亲的奶水,被我拒绝了,不过,我记得人家的情义。”

    徐元寿笑道:“你那时还没有开蒙,与小野猪别无二致。”

    云昭笑道:“既然开智,启蒙才能区分人与野兽,先生为什么不多启智,开蒙呢?”

    徐元寿瞅着云昭的大眼睛认真的道:“你想让我拿你一份束脩,就教授你云氏所有子弟?

    教授他们完全可以,只是,束脩不能少!”

    云昭解开自己身上的衣服带子,低头瞅瞅肚皮上的肥肉,摇摇头道:“我没有钱,估计母亲也不愿意出这个钱!”

    徐元寿大笑道:“你母亲的做法就是大家族主人普遍的做法,永远只让家族中最重要,血脉最纯正的人获取最大程度的获取,成长,阻止其余族人获取或者成长,这种做法有一个名字叫做——强干弱枝!

    目的是为了保证你主家一脉永远占据高位用的。”

    云昭笑着拍手道:“这法子好!”

    徐元寿有笑道:“如果你云氏家主是天纵之才,用不着行什么强干弱枝的法子,因为没有人能强过你,如此一来呢,你云氏就会人才辈出。

    假如你云昭是一朵雍容富贵的牡丹,说不定你云氏就会出现艳丽的芍药,傲霜的秋菊,凌寒的梅花,开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